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眼球 > 正文内容

凌雄科技IPO:DaaS厂商依赖二手设备回收 重资产低利润率生意现金

发布日期:2022-05-08 04:04   来源:未知   阅读:
 

  凌雄科技成立于2004年,从计算机组装与二手电脑经销商起家,再到发力IT办公租赁领域。目前,凌雄科技是一家DaaS(设备即服务)供应商,以IT设备为中心,向客户提供IT办公设备租赁、IT技术服务、IT设备回收、资产管理SaaS软件等服务。

  DaaS是一种将硬件与软件结合的新型租赁模式,能够帮助企业实现轻资产办公和设备的有效管理,特别是在疫情的催化下带动了更大的需求。

  与此同时,凌雄科技在2017年推出的互联网品牌小熊U租,颇受资本青睐。根据天眼查显示,自2018年以来凌雄科技共完成8轮融资,股东中不乏京东集团、腾讯投资、联想集团等、东方富海的一众投资机构,融资新闻标题中更多出现的也是“小熊U租”的字眼。

  背靠大树,小熊U租除了能够获得资金支持以外,也能拥有更多资源与渠道。京东在网上商城首页设立了企业渠道,为小熊U租打通服务通道,能够让京东的企业客户直接访问和购买DaaS;腾讯的众创空间指定了小熊U租为业务合作伙伴,将其提供给腾讯众创中心的企业家和初创企业。

  小熊U租也曾表示,京东的战略合作为小熊U租提供了仓储管理、物流和配送服务,同时借助其在3C方面的供应链优势,可以降低运营成本和设备采购成本。

  伴随着需求的释放和资本的鼎力支持,凌雄科技表现不俗。根据其招股书披露,凌雄科技目前是中国最大的企业级DaaS供应商,可以帮助企业客户在三年内将运营成本降低10%-30%。同时,被国务院?信部作为?业标杆认定为“国家中?企业公共服务?范平台”、国家级别专精特新“?巨?”企业。

  2022年4月,这位“小巨人”递表港交所。乘着IT设备租赁的风口起飞,备受资本关注的高光之下,却依然有一些问题暗藏其中。

  根据其招股书披露,凌雄科技的主要业务包括设备订阅、IT技术订阅、基于SaaS的设备管理服务,以及排在最后的设备回收服务。

  然而,这个数字化DaaS解决方案厂商,实际租赁收入占比很少,营收主要以设备回收服务为重心。通过不同业务的收入明细可以看出,近三年以来,设备回收服务贡献的营收均能够占70%左右,而设备订阅和IT技术订阅两者加起来仅占30%。

  设备回收服务主要是指从企业用户处购买淘汰设备,并在翻新之后用于设备订阅服务或通过外部电商平台销售。用于订阅的IT设备被淘汰时,也可以通过外部电商平台或者其自有平台进行销售。

  设备回收本身是一项成本极高的业务,规模越大,需要投入的成本越多,但由于技术门槛不高,所以带动毛利率较低。

  根据其招股书显示,凌雄科技的投资和经营活动相关现金很大程度上投向了厂房和设备。2021年设备回收收入的毛利率仅为3.1%,对比设备订阅服务的IT技术订阅服务分别23.2%和72.9%的毛利率,设备回收服务对于收入七成的占比拖累了整体毛利。

  对比先一步申请港交所上市、在2021年实现扭亏为盈的易点云来看,其收入结构和毛利方面相比而言或许更符合设备租赁场景。

  IT办公租赁设备业务需要厂商提前购置大量的办公设备。同时,电子设备又具有更新换代频率极快的特点,厂商需要根据具体使用用途进行更新、升级、维护等。倘若要扩大规模,就需要不断购置设备,并且在型号和配置方面也需要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

  同时,设备租赁业务具有一对一服务的特征,设备在租赁期间不仅很难带来其他的收益,同时还要承担维护、升级的成本。此外,伴随着长期订阅客户数目的增加,租赁期后的设备可能会面临直接淘汰的局面。

  DaaS这样一对一的实体经济,需要重资产运营,看重的是复购率,本身很难实现规模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在招股书中,募资用途其中之一则是“改善客户体验以满足日新月异的客户需求”。曾有报道表示,小熊U租如果想要拿下IT办公租赁行业数千亿市场规模的话,可能需要付出万亿规模的前置成本。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凌雄科技的物业、厂房及设备等成本分别占到了资产总值的52.1%、54.5%、62.4%。

  根据其招股书,2019年-2021年,凌雄科技的流动及非流动借款结余分别为1.76亿元、3.04亿元、5.42亿元。从流动比率来看,2019-2021年分别为0.82、0.93、0.74,短期还款承压。据其招股书,债务压力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客户未按时付款、其无法妥善管理现金流。

  而客户回款方面,凌雄科技也面临着来自客户的贸易及租赁应收款项所带来的信用风险。2019-2021年,凌雄科技的贸易及租赁应收款项分别约为4740万元、3710万元及5340万元,减值亏损拨备分别占贸易应收款项的5.2%、9%及9.6%,账龄也在不断后移。

  此外,根据天眼查显示,凌雄科技目前有高达26项动产抵押,几乎均为融资性质。然而,背靠资本,平均每年融资2-3次,每次融资几乎均在亿元级的资金支持之下,凌雄科技为何仍有源源不断的融资需求?在这些动产抵押背后,是否暗含了现金流承压的问题?

  究其缘由,凌雄科技想要打造数字化、多场景的DaaS闭环,涉及租赁、技术支持、SaaS服务、设备回收、资产管理等多个环节,必然要投入大量的硬件购置、维护成本以及技术研发费用。客户的资产“轻”了,也就意味着供应商的资产要“重”。

  除此之外,对比欧美市场60%以上的IT办公设备租赁渗透率,中国才刚刚起步。在重物品所有权的传统观念下,租赁模式还需要培育市场,前期仍需继续烧钱以较低的使用成本逐渐改变用户使用观念。

  当前,中国的DaaS市场呈现高度分散的特征,市场由大量小规模的区域性DaaS提供商组成,仅有少数玩家的收入能够超过人民币五亿元门槛。目前,第一梯队的玩家仅有凌雄科技和易点云。

  根据招股书,凌雄科技目前是按照收入计的最大DaaS厂商。但即便市占率第一,也仅有3.9%的市场份额。市场前五大参与者合计仅占7.2%。

  除此之外,云计算市场的迅猛发展,也可能成为IT设备租赁市场的另一重阻碍。

  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中国的云计算产业近年来年增速超过30%,是全球增速最快的市场之一。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云计算市场规模已超2300亿元,预计2023年将突破3000亿元。

  即使和欧美国家仍有较大的差距,但也预示着未来会有更大的想象空间。伴随着政府、金融、通信等领域的数字化转型,云计算市场也有了更加深层次的需求。不论是阿里、腾讯、华为等互联网巨头,还是中国移动(64.560,-0.40,-0.62%)、中国联通(3.530,0.01,0.28%)等“国家队”都在积极布局云计算产业。

  相比来看,IT设备租赁更多的是对于硬件资产的租赁,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对于资源的合理利用与有效配置,但与云市场的算力、平台、云端存储等轻量、软性的特征相比,还属小巫见大巫,甚至有被挤占生存发展空间的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IT设备租赁赛道的另一玩家易点云原名“易点租”,于2021年3月正式更名为“易点云”,并引入“办公云”和“公有云”的概念。IT设备租赁厂商也想要蹭云市场的热度。虽然仅是一字之差,有偷换概念之嫌,但背后暗含的或许是整个行业没落的局面。

  那么,站在上市的节点,仍靠二手设备回收维持营收的小熊U租,又该怎么讲资本的故事?